强行清除附着物

2017-03-12 08:24

记者注意到,这个村的许多农户家都挂出“农家乐”的牌子,看来这里的旅游生意很兴旺。一位“农家乐”女主人说:“几万元就把祖祖辈辈的地卖了,今后靠啥生活呀!”

众所周知,关于《大秦岭西安段生态环境保护规划》和《大秦岭西安段保护利用总体规划》,已于去年底通过了国家级专家组的评审,这两部规划的实施,标志着西安国际化大都市的发展已进入“绿色、生态、低碳”的新阶段。

“我们是长安区高山流水住宅小区的全体业主,今向贵报反映长安区东大镇罗汉洞村个别人私下组织工队,在我们小区住宅楼跟前修建大型墓园的事,究竟谁来管管……”日前,要不是一位姓余的业主向本报投诉反映,也许这种在秦岭保护区建墓园的违法违规行为至今还不会暴露出来。

听说村里的刘老汉因为阻挡工队被打了,记者来到他家核实情况。刘老家境与其他村民相比看上去很一般,他今年66岁了。他说,挨打是事实,他知道是村干部派人打的。因为村里大多数村民都不同意修墓园,他带一些村民去阻挡施工,被打了。现在都签字了,没办法。他曾向村干部要修建手续,他们却说是受市上和区上委托,说你村民有啥权力要,法是上面的法,到下头就不算啥。刘老还拿出一份反映材料,主要内容是反映“长安区东大街办政府联合罗汉洞村委会违法征地一事”,认为东大街办土地开发办于6月19日在村上发布公告,召集罗汉洞一组村民开会宣布征用该组30亩耕地的事,既无国家征地指令,又无民政部门批准文件,强行清除附着物,严重损害了村民的合法权益。

在我省大秦岭西安段生态环境全面规划整治的大环境下,竟然还有人违法违规建墓园吗?7月16日,记者带着诸多疑问来到长安区东大镇明察暗访,探究这种私下修建墓园的做法,究竟是村民蛮干,还是政府所为,这其中监察部门的作用又是如何发挥的呢?

(责任编辑:石兰)

有着400多户业主的高山流水住宅小区与正在修建的墓园仅一墙之隔。

“我们原以为是搞农家乐,后听村民说要修建一座大型墓园,这下我们所有业主都慌了,想到今后要与墓地为邻相伴,浑身不禁毛骨悚然。”7月16日上午,记者驱车来到秦岭高山流水住宅小区了解业主反映的问题时,住在小区36号楼的业主周先生对记者如是说。是不是建墓园,看看村民怎么说。记者驱车沿着环山公路行驶绕到罗汉洞行政村地界,来到三合队(村民小组),走进一家农户打听墓园的事,没想到这户人家快人快语:“队里多数群众都反对修建墓园,地价给的太低了。”据他讲,这块地上有30多亩耕地,村民祖祖辈辈都在这里种庄稼,现在每亩地只给补偿5万元,全队30多户120多口人,分到手里人均也就1万多元。“你们拿到钱了吗?”记者问。他说,都签字领钱了,村干挨家挨户让你签字,不签不行,说是镇政府组织让弄的。说话间,他们的女儿从房间走出来插话道:“谁愿意让修啊!把坟地建在房后头,太晦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