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名帅

2016-11-12 07:14

4.虚心求教式。专访名帅,有时很需要了解他内心的某种感受,这种感受本身往往有着意料不到的新闻价值。如果对名帅的某种特定言行有了充分研究,记者可以采用虚心求教式提问常能引发其大发感慨。

米家军首期集训是为了赴日本打场对抗赛。笔者想知道的是:米卢已对哪些国脚产生了好感?哪些人将最先成为米家军的主力出战日本队?当时连国足内部也在猜测和关注这个问题。我试探性地问过一次,但米卢很严肃的说:“我不能告诉你这个问题,因为我说出一些受重用的球员,另外一些我没还没有观察清楚的球员就会感到沮丧,就会严重影响全队的团结和士气。当谈话进行到米卢讲述‘意识第一’这一足球理念时,我问:“对于中国足球来说,摆在第一位的总是体能。现在你用新理念来执教一支观念陈旧的国家队,中国有几个球员能符合你的新理念?”米卢说:“不少啊,李铁、申思、祁宏、郝海东、李伟峰……”这个迂回曲折式提问,使我几乎得到了中日之战的国足全部首发名单。

6.深入讨论式。名帅愿意接受专访,通常都会通过采访者了解一下外界对他的某个事情或是某种问题的看法。名帅大多会主动提出这样的问题,采访者应不失时机的采用深入讨论式提问,打开对方的话匣子,从而获得采访对象内心活动的真实信息。

米家军的首次比赛将采用什么阵型,是球迷关心的焦点问题之一,但跟米卢一提到这事他就烦.他说:“为什么天天都有记者问这个问题,我总是说阵型不重要,输赢并不决定于阵型,但他们还是没完没了地问,我真的难以忍受。”我说:“中国球迷习惯于根据阵型去谈论哪个球员最适合打哪个位置,如果球迷不知道你要打的阵型就无法谈后一个问题。既然你要打的阵型不重要也不用保密,那么说出来给球迷一点谈论的乐趣也没什么不好啊。”米卢恍然大悟地说:“哦,这个问题其实不需要问我,442是中国队已经成型的打法,我也还没想过要在我的第一场比赛中去改变它。”

1.单刀直入式。就是将需要采访的问题开门见山地提出来。这种方式直截了当省时省力,但如果所提问题属于敏感性较强的话题,就要注意在适当的场合和氛围中使用。首次专访米卢时,米卢与足协签约不久,但签约时间有多长?年近60的米卢是否会考虑两年后退休?是否有续签下届中国队的意愿?这些问题在当时都属于机密。米卢和他的西班牙语翻译虞惠贤如约到我入住的宾馆房间后,没想到米卢第一个动作就是拿起桌上堆满烟头的烟灰缸,将其倒进卫生间垃圾桶,然后冲我摇头嘀咕:“抽烟对健康不好”。我立即回应道:“你不抽烟,所以你的身体很好,但你能好到再带下一届中国队么?”米卢得意地说:“是的,你们都看到了,我在每次训练课上的运动量不比球员们少啊,我会一直跑到我跑不动了才会离开足球。但我不会带下一届中国队,因为我从不连续在一个国家带两届国家队。”

我告诉他,足球在中国是很沉重的,这个解释引得米卢很有兴趣与我讨论快乐足球与沉重足球的差别。他说:“我要考虑你的建议,对日本的比赛不能只以考察球员为目的,要顾及中国球迷的情绪就不能输,至少不能输得太难看。我原打算用7个换人名额,但现在我要考虑只用4个,怎么样?”他坦陈去欧洲飞行比赛将会连续输球,这会不会给他带来巨大的压力?他认为,是不是只要亚洲杯上取得好成绩就能化解压力?我提出,如果等不到亚洲杯开始时足协就要他下课,怎么办?他说:“万一那样,我也没有办法,中国足球也不会有希望。”后来的事实都证明了西飞比赛输球让米卢承受了巨大压力,足协内部果真有人因此提议让米卢下课。

需要引起重视的是,采访名帅采用深入讨论式提问时,名帅已给了采访者最大的信任,不设防地流露出很多真情。采访者在撰写报道时,一定要认真过滤一下所掌握信息,有些敏感度过高,对被采访者会带来某种伤害的信息切忌公开披露。比如米卢对足协如果要他下课的情绪,笔者在报道中就只字未提及。米卢结束专访临别前强调:“我们今天是私人会谈,有很多事是不能见报的。我相信你。”做为专访者,一定要尊重被采访者的隐私和形象,这不仅仅是职业道德问题,也是还有没有获得再次专访机会的问题。(编辑:吴三敏)

5.激将式。名帅们对某些特定问题通常有着思想禁锢,采访者要想获得真实的答案,就必须打破其思想禁锢。而抓住要害采用激将式提问,能使对方从回避问题转而解释问题。

米卢喜欢谈他曾4次带4支国家队在世界杯上的成功,但一直拒绝谈他来华前在美国巨星俱乐部队的执教情况。我激将他:“有些人认为你的执教状态已过高峰期,因此很难带中国队打进世界杯。”米卢反问:“依据是什么?”我说“你带巨星队的成绩很差,32战仅蠃了7场而输了25场。”米卢被激怒的失态使我大吃一惊,他猛地站起来满脸通红,用手指着我的鼻子说:“你、你懂什么!”当虞翻译为避免不愉快的场面主动扯开话题后,米卢却坚持回到巨星队的问题上,迫不及待地做出解释:“我带巨星队前4场蠃了3场,但后来28场中才蠃4场,这种情况肯定不正常,有很大的问题。有人说是部分球员与俱乐部的矛盾,有人说是有人赌球,这些都不是一个主教练能解决的问题,也不应当去谈论。”这次激将式提问抓住的要害是米卢很担心人们认为其执教能力下降了。

2003年3月,中国足球队新任主教练米卢首次率国足在上海市郊集训,这位号称“神奇教练” 的传奇人物,曾率五个不同的国家队闯入世界杯足球赛决赛圈。但初来中国的米卢对中国球迷而言还比较陌生,他究竟适不适合带中国队?笔者成功地对其进行了专访,写作出《米卢向本报记者大吐苦水》,这篇长达4千字的独家报道,不但披露了大量新闻猛料,而且其真实性、权威性与前瞻性均被米家军的后来的发展历程所证实。米卢著名的“快乐足球”提法也始于这次专访。下面结合此次专访,谈谈如何具体运用提问六法。

3.耐心启发式。名帅们习惯于按自己的思维方式我行我素地回答问题,而往往对球迷们关心的某些问题感到不可理解或不屑回答,这时就需要耐心启发式提问。

米卢训练时与大多数教练不一样,他不是站在一边指挥,而是在场上和球员们一起参加训练,不停地跑、笑和喊叫。他为什么与众不同?快60岁的他到底累不累?我向他求教:“你总是加入到训练中去指挥训练,这种带训方法与站在一边指挥训练有多大差别?”他一口气说了很多感受,说这就是我的工作方式。我这个岁数还跟球员一样跑、抢,球员就不会感到累。虽然我很累,但我得装着不累还要逗他们笑,让他们在轻松愉快的环境中完成训练计划。足球原本就是一种游戏,应当给所有人带来快乐。后来很多传媒沿用了快乐足球这个词,以至于世界杯后它成为米卢的“罪状”之一,真是我始料不及的事。

作为一名体育记者,能够专访那些著名的主教练,既是一种幸运也是一种挑战。这些著名的主帅大多是应对记者的老手,无论记者如何苦心发问,他们都可以不假思索地用大话套话来应对。记者要想在专访中挖出独家猛料,就必须进入被采访者的心灵之门,而提问技巧就是进入“心灵之门”的钥匙。

2.迂回曲折式。这是转弯抹角、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式的提问方式。当所提问题太敏感,对方难以做出真实回答时,采用此法常能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彭 青(体育周报 武汉 430077)

笔者在数十年的体育记者生涯中,曾采访过很多足球俱乐部和国家队主帅,在采访实践中总结出提问六法,且深深体会到,一定要根据对方的心理活动与谈话气氛的转换,才能成功地让对方敝开心灵。

米卢即将东征日本,他会以取胜来树立权威为目的?还是不管胜负以考察球员为目的?他提出以后的集训要以飞行比赛为主,与世界强队比赛来提高整体水平为主,但在友谊赛中过多输球将会对米卢产生心理压力么?这些是我专访前想得到答案的重要问题之一。深入讨论式提问的机会来自米卢的主动提问,他说:“很多人都在问我准备怎样打才能蠃日本队,我不得不问自己,这只是场普通的友谊赛,比赛结果为什么会那么重要?你能给我一个答案吗?”